您的位置 首页 感恩作文

洋气的小名,是什么让我们如此疏离

洋气的小名,是什么让我们如此疏离戳痛的肩膀    等不及刚刚上行的电梯,陈曦远踏上楼梯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十六层的迅捷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领带在跑的过程中有点歪斜,…

洋气的小名,是什么让我们如此疏离戳痛的肩膀
  
  等不及刚刚上行的电梯,陈曦远踏上楼梯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十六层的迅捷科技有限公司办公室,领带在跑的过程中有点歪斜,头发如同洗过桑拿一般,紧紧地贴在前额。
  
  一把推开会议室的门,自己的助理杨倩正挡在科华公司总经理陆骏涛面前:“陆总,稍等两分钟可以吗?陈总刚来电话,说路上有点塞车,马上就能赶到。”
  
  陈曦远来不及喘口气,连忙迎上前:“陆总,抱歉,塞车。”
  
  陆骏涛看着一身狼狈的陈曦远,摇摇头,伸出一根手指戳着陈曦远的肩膀说:“为了看你的方案,我坐在这里等了半个小时,这样不守信用的企业,你让我凭什么相信你?”
  
  送陆骏涛走至电梯间,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陈曦远突然重重一拳击在墙上。
  
  科华公司是市内最大的交通工程设计企业,为了拿下科华的网络改善、硬件更新与维护工程,陈曦远已经努力了大半年,终于争取到这次机会向对方提交构架方案,没想到却因为自己尴尬的迟到一夜回到解放前。
  
  至于迟到的真实原因,陈曦远自己都觉得不好启齿:刚发动车子,老婆何诗凝打电话说,三个月的儿子拉肚子,哭闹不停,她一个人应付不过来,喊他马上回去收拾。
  
  陈曦远刚开口说客户在公司等着自己,何诗凝便在电话中发火:“好,就当儿子不是你的!”陈曦远本来赌气就要开车,电话中传来一阵婴儿撕心裂肺的哭声——他终于心一软,回去尽了爸爸的责任。
  
  凌晨的困意
  
  何诗凝升级做妈妈后,感染上了严重的不安情绪,仿佛除了他们夫妻二人之外,世界上谁都可能伤害儿子。为此,她拒绝了陈曦远请保姆的建议,只找了一个钟点工做饭做清洁,而儿子的吃喝拉撒,全由夫妻两人一手负责。
  
  “爸爸”这一角色,做起来远没有听起来这么温馨。陈曦远的迅捷科技有限公司主营电脑软硬件销售、网络建设与维护,面对越来越激烈的市场竞争,他不得不像上足了发条的机器一般高速运转。
  
  儿子出生前,家是他最好的休息地,而现在,每天回到家,他又要再次上足发条,投入另一场奶粉与尿不湿的战争。好不容易躺在床上,刚进入梦乡,儿子的哭声响起,陈曦远渐渐明白,所有初为人父的喜悦,都敌不过凌晨那恐怖的困意。
  
  正是因为体会着这种疲惫,他才无法责怪何诗凝,毕竟他的疲惫,她同样也在经历着。直到被陆骏涛戳着肩膀指责的那一刻,他才觉得,也许这样下去真不是办法。拿起手机,他拨通了父母的电话。
  
  何诗凝原本从怀孕的第一天,就声明孩子不能由公婆带,免得在育儿问题上产生矛盾。陈曦远自有办法。晚上回家,他抱着孩子对何诗凝说:“你的产假马上就到期了,你父母照顾生意又走不开,儿子怎么办?”
  
  这个天衣无缝的理由最终说服了何诗凝。她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财务经理,她有自己的事业。
  
  于是,第二天,陈曦远的父母坐了五个小时的火车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他们家。一个星期后,何诗凝产假结束重新开始上班。而陈曦远是最感轻松的一个。开车把何诗凝送到单位后,他开始计划,怎样能重新建立与科华公司的合作。
  
  遗失的安全感
  
  迅捷公司的总经理办公室里,陈曦远吩咐助理杨倩,去买几瓶精品红酒,亲自给陆骏涛送去,然后约他有时间一起吃个饭。他相信美女杨倩的公关能力,当初选她做助理,就是看中了她这一点。
  
  同一时间,第一天上班的何诗凝却正躲在卫生间里流泪。走过员工休息室时,她隐隐听到有人说:“何诗凝也生了四个月了,怎么看起来像肚子里还有一个?”
  
  没上班之前,何诗凝所有心思都在儿子身上,并没有注意过自己的身材,听到同事这样议论,特意到洗手间看了一下,虽然穿着韩版的服装,但那圆圆的脸和臃肿的腰身确实让自己都吓了一跳。
  
  公司隔壁就是一家商场,晚上下班,何诗凝直接进了商场,然而几个专柜转下来,竟然没有一件自己试穿合适的衣服。走出商场,看着橱窗映出自己不再纤细的身影,何诗凝突然觉得恐惧。
  
  回想起来,儿子出生之后,陈曦远对她,确实没有之前那么亲密了,回到家只是抱着儿子亲,而不再是进门先给她一个拥抱。对比过去被陈曦远当做公主捧在手心的甜蜜,何诗凝失落了。
  
  第一次,她觉得自己会不会配不上陈曦远?也是第一次,她觉得迫切地需要抓住什么能给自己安全感的东西。
  
  卧室中灯光幽暗,映照在何诗凝单薄的睡衣上。陈曦远一阵心猿意马,把何诗凝抱在怀里。
  
  何诗凝突然看着他的眼睛,问:“你爱儿子吗?”
  
  “爱,我发誓!”
  
  “那么我们再买套房子吧,落在儿子的名下。”
  
  “啊?”陈曦远完全没想到何诗凝会有这样的要求。
  
  “怎样?算是给儿子的诞生礼物,也算是我们给他的第一笔投资。”
  
  “可是,现在我们的钱都投在公司,哪有那么多现金?”
  
  何诗凝的眼圈红了:“我就知道,你心里现在没有我和儿子……”
  
  “好好,买房子,也要慢慢看是不是?又不是买菜。”陈曦远知道绕不过这个话题,只好暂时敷衍着。伸出手,他关掉了床头灯,轻轻吻上她的唇。
  
  何诗凝就在那一刻想到商场橱窗里自己那臃肿的身影,突然觉得厌烦。“儿子在呢。”她挣脱陈曦远的怀抱,给了他一个后背。
  
  妻子,儿子,房子
  
  儿子五个月那天,陈曦远被何诗凝拉去看房子,从售房处出来,杨倩打来电话,陆骏涛终于同意,晚上出来吃饭。
  
  挂了电话,陈曦远仍然沉浸在兴奋中,于是忘记了“商量”,直接对何诗凝说:“晚上我约了客户,不回去吃饭了。”
  
  手机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何诗凝在电话中,敏感地辨别出了杨倩的声音。“谁打的电话?”
  
  陈曦远把已经到了嘴边的“杨倩”两个字硬生生地咽了回去。“业务部的。”生意的微妙关头,他不想因为一个杨倩再横生枝节。
  
  何诗凝不再说话,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如果他和杨倩没有问题,为什么要骗我呢?”她试图给自己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答案,结果却终于失败了。
  
  晚上,陈曦远在一家著名的私房菜馆宴请陆骏涛及科华公司的一位副总,杨倩自然作陪。陈曦远不得不佩服杨倩的公关能力,他那么乌龙的错误,竟然真的被杨倩挽回了。双方相谈甚欢,陆骏涛很关心新方案的具体细节,陈曦远耐心地逐条解释。
  
  正在这时,何诗凝打来电话。“在哪儿?什么时候回来?”陈曦远匆匆说:“在忙,和客户谈方案。”便挂了电话。没过五分钟,何诗凝再次打来电话,陈曦远看看,没有接,直接关机。回到家,他想要向她解释,她却冷冷地丢下一句:“去向杨倩解释吧。”便把陈曦远关在门外。
  
  儿子的半岁生日在陈曦远与何诗凝的冷战中到来。为了儿子,陈曦远买了一束玫瑰,向何诗凝求和;为了儿子,何诗凝接受了陈曦远的道歉,但前提是,他们的买房
  
  计划必须马上执行。
  
  科华的项目马上就要启动,需要大笔的资金。陈曦远试探性地提出,能不能等科华的项目结束,资金回收后再买房。何诗凝一句“那你就等项目结束后再见儿子吧”,便彻底将他堵了回去。
  
  半个月后,何诗凝终于拿到了新房的钥匙。房子是精装修的现房,总价175万,产权证上是儿子的名字。在她抱着孩子站在新房的阳台上眺望时,陈曦远正通过中间人,在贷款协议上签下名字,以10%的利息借到了100万贷款。为了科华的项目能顺利运转,他只能赌上这一把。
  
  疏离是恨的温度
  
  自从将房款交给何诗凝,陈曦远突然觉得解脱了。何诗凝用孩子来要挟他买房,那么,既然他满足了她的要求,也就尽到了对儿子的责任与义务。
  
  于是,他不再需要半夜起床,给儿子冲奶粉、换尿不湿,甚至对儿子也有了一种陌生的疏离感,突然失去了与儿子亲热的兴趣。何诗凝的态度,让他和儿子在一起时总是不自觉地想起一个词:施舍。
  
  一旦从心里放下了牵绊,陈曦远便重新怀念起儿子出生前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他开始联系之前的朋友,恢复了和好友们夜夜笙歌的生活。他下班回家的时间越来越少,只打一个电话,告诉何诗凝自己有应酬,甚至有时彻夜不归。
  
  陈曦远的疏离何诗凝明显能感觉到,这更加深了她的怀疑。监控,便成了她最重要的任务。每天,她会打十个以上的电话到陈曦远的办公室,一旦他没有接电话,便是更密集的手机查岗。陈曦远甚至发现,何诗凝偷偷打印了他的通话清单。这尤其让他难以忍受。
  
  中秋节,也是何诗凝的生日,陈曦远忘记了,真的忘记了。于是,当朋友约他晚上去ktv喝酒时,他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仅仅给何诗凝发了条短信,告知她自己有应酬。
  
  生日的晚上,何诗凝一个人带着儿子待在冰冷而空旷的家里,十点过了,陈曦远依然没有回家,依然不接她的电话。疏离是恨的温度,何诗凝发了条短信给陈曦远:“儿子生病,速回。”
  
  十分钟后,开门声响起。“儿子怎么了?”陈曦远闯进卧室,急匆匆地问。
  
  何诗凝冷冷地说:“儿子没事。如果不说儿子生病,你会回来吗?”
  
  陈曦远觉得血冲上了头顶:“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你竟然拿儿子的健康来开玩笑,真是个恶毒的女人!”说完,他重重地摔门离去。
  
  何诗凝看着陈曦远的背影,甚至没有来得及说出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匆忙中,她抱着孩子出门,打车跟在陈曦远后面,在ktv的门口,她亲眼看到,杨倩等在那里,陈曦远搭着她的肩,一起走进了ktv。何诗凝拿起手机,拍下了他们亲密的图片。
  
  哭着沉默,笑着祝福
  
  第二天,何诗凝来到了陈曦远的办公室,手机上的图片呈现在陈曦远的眼前。
  
  “说吧,你想要什么?”陈曦远厌倦了这种无休止的监视与争吵。既然何诗凝把一切摆上了台面,那就做个了断。
  
  “我要房子,两套,还有公司51%的股份。”
  
  “凭什么呢?”
  
  “照片,还有儿子。是不是需要我把照片给你父母看,并请他们搬出去?”
  
  “不可能。”陈曦远冷冷地说。
  
  “那就走着看。”何诗凝留下这句话,当天,她就带着孩子搬到了新家。
  
  陈曦远曾经以为自己解脱了。但当回到家,看着空荡荡的婴儿床时,伤感突然涌上心头。几个月的疏离,让他甚至已经不能分明想起儿子可爱的模样。然而心里,总有一根骨肉相连的弦,是系在那里的,扯不断。
  
  陈曦远是在一个月后收到何诗凝的离婚起诉书的。那一天,也是科华项目第一期杀青的日子。陆骏涛派人送来了第一笔款项的支票,上面的金额,正好够陈曦远偿还贷款。
  
  陈曦远本能地想找杨倩庆祝一下。而敲门声就在这时响起,进来的正是杨倩,只是身后跟着陆骏涛。
  
  “陈总,恭喜您项目顺利杀青。顺便我也要告诉您一个喜讯。”杨倩说完,看着陆骏涛。
  
  “我和杨倩要结婚了,就在这个周末,邀请您参加,并做我们的证婚人。”陆骏涛说着,将一张请柬放在陈曦远桌上。
  
  陈曦远愕然。这是他从未想过的结局,然而他还是笑着,对他们说祝福。
  
  临走时,杨倩先出了门,陆骏涛突然回过头,对陈曦远说;“我知道你要离婚的事情,作为过来人劝你两句。孩子的成长其实也是父母成长的过程,也许你们没准备好,也许你们太草率,并没有和孩子一起长大。”
  
  陈曦远把离婚起诉书、支票和那张鲜红的请柬摆放在一起,旁边的镜框里,是儿子阳光灿烂的百天照。他一遍又一遍地看着,终于流泪了。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理航作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sid.com.cn/76728.html
理航作文

作者: 理航作文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