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话题作文

天涯连载小说,浅浅的小仙

天涯连载小说,浅浅的小仙叶落归根,付荣喜卖掉了美国的餐馆房产,带着小美人,衣锦还乡。当然,他没回到乡下,而是在城里买了一幢别墅,娶了比他年轻三十岁的小仙。半年前…

天涯连载小说,浅浅的小仙

叶落归根,付荣喜卖掉了美国的餐馆房产,带着小美人,衣锦还乡。当然,他没回到乡下,而是在城里买了一幢别墅,娶了比他年轻三十岁的小仙。

半年前,护士学校毕业的小仙独闯美国,找到的第一份工作是给是老付的餐馆做服务员,正是如花似玉的年龄,长的漂亮不说,性格脾气又温顺,还特勤快,老付操劳半生,正想退休,于是,把飘零异邦,无依无靠的小仙带回了中国。

农村长大的苦孩子,虽然去过一趟美国,但没有现代女娃那么多时尚爱好,除了做家务看电视,几乎都没有任何其它消遣。

年过半百,半世奔波,付荣喜在美国辛劳三十年也孤单了三十年,有了小仙的陪伴,才算体会到真正做男人的感觉。从洗盘子刷完到自己开餐馆,老付把全部经历都花在赚钱上、存钱上,还不曾和女人说过什么调情话儿呢,这下总算有时间弄些风月话题解闷了。

“小仙啊,小仙,你算是那路小仙呢?”老头儿闭门抱美人,再肉麻的话也不怕酸倒别人的牙。

“人家是浅浅的小仙哦。”小仙一抿嘴,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哈哈,浅浅的小仙是吧,怎么个浅法呢?”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什么时候呢?”

“农历七月十四。”

“你这个调皮……”

中元夜,小仙让老付坐稳在餐桌前,桌子上铺好一张大白纸,然后拿出一只白瓷小碟,说:

“看,这就是浅浅的小仙——小碟仙。”

“干什么用的?”

“不懂了吧,你别看这碟儿浅浅的,它可是能上通神下通鬼哦,道法深着呢,呢等着啊,坐下,别走……”

小仙先将碟子倒扣在白纸上,然后用笔在纸上按碟子的大小画了六个圆,围成一圈,碟子放在圈子中间,围绕碟子再点上三枝白蜡烛,再用笔在圆圈里分别写上三个男字,三个女字。

“一会儿你就可以知道,咱会有个儿子还是女儿。”小仙冲老付嫣然一笑。

看看钟,正好是午夜十二点,小仙关上灯,点亮蜡烛,掏出一根针,在右手食指上扎了一下,挤出一滴血滴到碟子上。

血在碟底散开,烛光飘摇中,像一丛火焰在跳动。

“现在,”小仙介有其事地说:“咱俩要心神一致,每人伸出右手,一支手指放在碟子上,向它问问题,当碟子移动的时候,它将会为您解答一切……”

老付当然不信这个,他权当陪小孩子闹着玩,乐呵呵的看着小娇妻。

不料,陶瓷小碟真的轻轻开始抖动,传说中的小碟仙真的来了。

小仙的脸顿时变得僵硬,无表情的面孔浮凸在烛光中,烛光使她红润的面颊抹上一层惨白,烛光自下而上,将女孩的手影,鼻梁影投在额头上,飘飘浮浮,使整个面容看上去有些扭曲。

昏暗摇曳的烛光,小仙的食指还在滴血,血滴在惨白褶皱的餐布上,像一瓣破碎的玫瑰。小仙今晚穿一袭白裙,黑绸般的长发随意散落在衣裙间,本来温润如玉的纤纤小手显得僵硬如尸。

真正令老付感到恐惧的是桌上那张白纸六个圆圈里,竟然出现了字迹。

那字迹呈血红色,仔细看上去,是六个人名。

男,张振汕;女,张小琴;

男,张小弟;女,朱雯今;

男,刘福生;女,陈言丽;

男,赵晓刚;女,朱雨今;

付荣喜正读着圆圈里的字,突然,那些字迹自动组合起来,变成六张人脸,张张面目狰狞,表情扭曲的脸浮凸在烛光中,悄无声息地簇拥在小仙身后。

老付吓得面如死灰,尖叫一声“有鬼啊……”仰后一倒,摔到地板上。

砰的一声在屋里回荡,象是有一个陶瓷物件被打碎。

“老公,你怎么啦?”小仙见状,大吃一惊,扑上去,抱住了地版上的老付,伸手一摸,脑门上热乎乎、粘唧唧,借着烛光一看,一手鲜血。

开灯后才看清,老付向后仰倒时,椅子背撞倒身后博古架,一只青花瓷盘被震落,刚好砸在他脑门上。

还好,貌似只伤了点头皮,小仙本来就是学护士出生的,很快帮丈夫止住了血,包扎好伤口。

“你到底看见什么了?吓成这样……”小仙心疼地说。

“难道你,你没看见吗,这上面……”老付扶着桌子站起来,指着桌面上的白纸。

“咦……奇怪了。”老付倒吸一口凉气。

那张白纸上,赫然只有六个圆圈,六个字,三男三女。

接下来的日子,付荣喜陷入一种极度怪异的状态中,先是伤口老觉得疼,又怕冷又怕热,尤其怕见火,一旦看见烛光火苗,情绪就开始变得暴躁不安,莫名其妙的生气和恐慌。

晚上睡眠也不好,夜夜噩梦缠身,还用手去抠脑门上的伤,结果导致伤口恶化,高烧不止。

小仙本来觉得老公只是一点儿皮伤,很快就会没事的,所以一直没给送医院,眼看老头一天不如一天,只好送医院住院治疗。

在医院住了一星期,小仙日夜看护,精心照料,付荣喜的伤口日见好转,也不再发高烧。

“我要出院。”付荣喜对小仙要求说。

“那么,我去找医生谈谈。”

小仙去了很久才回到病房??/p>

“医生说你精神依然高度紧张,严重失眠,可能要转院……”

“转院?转什么院,我睡得挺好啊。”

“恩,可是,你每晚上临睡前都有吃安眠药啊,医生交代偷偷给你吃的……还有,你没晚上都有说梦话呢,而且总说同样的梦话,我把你梦话的内容告诉医生,医生就说,要转你到康复医院……”

“我,我说什么梦话了?”

“很乱,大意是,你老说有六个人站在你面前,每个人手上都捧着一个盘子,他们的脸被浓烟遮住了什么什么的……”

有一股寒气从付荣喜脚底升上头顶,有一股恐惧从心底涌到脸上,老付的脸庞逐渐变得死灰扭曲,如同戴上一具傩戏面具。

正说到这儿,医院里突然铃声大作,一股浓艳从门外涌入,有人大喊,起火了起火了,快打119……

付荣喜顿时吓得惊慌失措,他一骨碌从床上蹦起来,像没头苍蝇一般在床上转了两圈,竟然慌不择路,一步跨上窗台,纵身跳了下去。

这是住院楼八楼的窗台。

失火只是虚惊,有人把烟头扔在走廊纸篓里。

烟头是小仙仍的,烟头上改了团卫生纸,卫生纸上面堆了一堆用过的酒精棉。保证五分钟内,烟头可以酝酿成浓烟。

她知道付荣喜怕浓烟,怕火。

她也知道,付荣喜为什么会怕浓烟,怕火。

不是因为哪个关于六个人被浓烟盖住脸的梦,那梦是小仙编造的。付荣喜从来不讲梦话,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在梦里见到那六个人。

就是中元之夜,“碟仙”写出的那一组姓名。

“碟仙”当然不会写字,字是小仙用碘酒加豆浆调和写上去的,这种混合液体写出的字,在白纸上无影无踪,稍遇热量,就会显出字形。三根蜡烛的微热几足够了。

陶瓷小碟更不会自己抖动,碟子下方餐桌上被钻了一个小孔,孔内插有一根长长的细钢针。小仙用大腿顶住钢针下端,碟子就会抖动。

名单上,三男三女,一共六个。最大的二十五,最小的十七。

十七岁的张小琴是张小仙的妹妹。

两年前,张小琴跟同村五个哥哥姐姐一道偷渡去了美国,因为是非法移民,又不会英语,只能按照蛇头的安排,给一些不良老板打黑工。

六个伙伴被“分配”到?度傧驳牟凸菹磁套樱度傧舶阉枪卦诘叵率依铮源〖庸ぷ鳎荚诎滴尢烊盏奶跫陆校乐挂泼窬滞换骷觳椋叵率业拿哦喟攵忌狭怂?/p>

一个夏夜,地下室不慎起火,六名青年被活活烧死在黑窟里。

由于死者是非法入境者,身份证明又都被付之一炬,警察懒得仔细追究,法院也只是草草给付荣喜判了个罚款了事。

付荣喜至死也没想到,他娶到这位温良恭顺的新娘子,竟然是为寻找妹妹下落,最终为死者血洗冤仇的复仇女神。

未亡人张小仙将所继承的全部遗产分成六份,送到了死者家属手中。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理航作文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sid.com.cn/75485.html
理航作文

作者: 理航作文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